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给我写首情诗好吗?
〖发布日期:2016-04-22〗 〖来源: 〗〖作者:内容管理员〗 〖打印〗 〖关闭

  给我写首情诗好吗?

  冯唐

  我生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们小时候,物质生活贫乏,众生看上去似乎平等(也可能因为没有任何关于不平等的报道),吃的一样、穿的一样、住的一样、骑自行车或者挤公交车。如果一个人想装逼,要有非常强大的创造力。创造力不足的装逼犯通常采取以下三类做法:第一种,哪部电影红了,就模仿电影里主角的经典表情和经典台词。因为物质贫乏,主角的衣服、发型、身材、容貌非常难以模仿,模仿经典表情和静态台词就是捷径。《追捕》红了之后,我哥开始模仿杜丘冬人,噘着嘴,很少言语,很多年。后来《追捕》红过了,我哥想换个表情,发现不会笑了,越使劲,越觉得不对劲儿,直到现在。第二种,读正常人类不会碰的书籍。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很早就决定献身电影艺术,从高一开始就捧着一本叔本华的《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别人问他,这书说得是啥,他总是回答一句,“世界是我的意志,世界是我的表象”,再追问,他最多加一句,“人生有如钟摆,摆动在痛苦与倦怠之间”。这本书从来不离他左右,做早操的时候也带着,他把书放在两腿之间的地面上,从他后面看,他做跳跃动作的时候,一不小心似乎真能飞上天。第三种比上面两种简单很多,所以更多人采用,就是找个相对美丽的本子,摘抄很多名人名言,口读心颂,看准合适的场合就跩出一句,比如“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比如“没有哭过长夜的人不足与语人生”,很多不可能错的废话,很多模棱两可的屁话,但是不妨碍装逼好使。

   

  装逼的第三种方式我也用过一阵,清楚记得其中一句是”你最大的敌人是你自己”。从识字开始,我就开始思考人生、世界和人类。越琢磨,越觉得人类做为一个整体真是个怪咖。看文学书、看史书,看到人性无尽的恶、无尽的不改悔、无尽的无奈,觉得人类真是不可救药。看自然科学书、看窗外被人类改变了很多的世界,又觉得人类真是神奇、真是太能干了,能造出某些方面比自己强太多的机器。不知道为什么,每每想到人类的不可救药和神奇能干,每每隐隐地觉得似乎哪里不对。人类改变不了人性中的恶,大不了创造完成后保护、保护不住后被破坏、被破坏后再创造,大不了永陷轮回。人类太神奇能干了,造出的机器越来越强,总有一天,人类会失去对于机器的控制,甚至被机器控制。从这个意义上看,装逼名言本说的是对的,“你最大的敌人是你自己”,人类最大的敌人是人类自己。

   

  过去四十年,我眼睁睁见证人类造出的机器越来越强悍,进步速度越来越快,人类的优势越来越少,甚至已经有了失控的迹象。

   

  一九九七年前,是第一阶段。在这个漫长的阶段,人类制造机器,替人做苦工,做人不愿意做的东西,做人在体力上做不到的东西,比如汽车、飞机、火车,比如吊车、卫星、洗衣机,比如计算器、打印机、电话。坐了这么多次飞机,每次再坐,还是惊诧于一个这么大的铁家伙能快速移动在这么稀薄的空气里。见惯了这么多高楼大厦,每次到了五十层以上,还是惊诧于人类怎么做到让这么高的大家伙在风雨地震中不塌?用过至少二十部手机了,每次打完电话会,还是惊诧于这些声音在虚空中是如何传递的,没多久之前,人类还是靠信鸽和骑马的信使传递一个个远距离信息。

   

  一九九七年,国际象棋人工智能第一次打败顶尖的人类棋手。从那儿之后,进入第二阶段:人类制造的机器开始玩人类智力的游戏,而且一步步拉近甚至在某些方面甩开人类智力的水平。二零零六年,人类顶尖国际象棋棋手最后一次战胜国际象棋人工智能,之后,在国际象棋领域,机器就再也没输过。这种追赶速度明显在加快,甚至在一些过去认为不可能突破的领域开始突破。十年之后,二零一六年一月,谷歌研发的围棋人工智能“阿尔法围棋”(AlphaGo),不让子,完胜欧洲冠军职业围棋二段樊麾。创造了人类第一次围棋人工智能在公平比赛中战胜职业围棋棋手的历史。

   

  围棋计算是个极其复杂的问题,比国际象棋要困难得多。围绕围棋的创始有不少传说,但是公认的是围棋是用最简洁的形式模拟最复杂的宇宙,可以让任何人类在有生之年耗尽他全部智力。围棋最大有3^361 种局面,大致的计算体量是10^170,而已经观测到的宇宙中,原子的数量是10^80。国际象棋最大只有2^155种局面,大致计算体量是10^47。AlphaGo的可怕不在于它的计算速度而是它类似人类的思考方式和学习能力。它的核心是两种不同的深度神经网络,策略网络(policy network)和价值网络(value network)。这两个网络配合,“挑选”出那些比较靠谱的棋步,抛弃明显的差棋,从而将计算量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这在本质上和人类棋手大脑所做的一样。这种人工智能必将应用到其他领域,很多人类工作会被机器代替,甚至包括一些传统的创造领域和智慧领域,比如剧本写作、经理人招聘、疾病诊断等等。

   

  再下一个阶段可能就是人类制造的机器能够理解人类感情,在情商上击败人类,写出的诗歌秒杀人类历史上最杰出诗人的作品。如果看过去机器发展的加速度,不管我乐意不乐意,或许在我有生之年可以见证机器李白的降临,我这一辈子可以简单总结为一步步被机器打败的一辈子、一步步被机器羞辱的一辈子。

   

  2050年的一天,你早上醒来,心情一般,你对你的手机说:“亲爱的,给我写首情诗好吗?越虐心越好。”